日博体育-日博体育官网 - _ _ _日博体育一直秉承诚信可靠,服务周到的宗旨为广大娱乐爱好者服务,由全球娱乐业界精英组成的金牌团队,以超专业的服务素质。亚洲唯一直营的日博体育官网打造拥有更专业的服务及更好的团队,日博体育集“百家之所长”,最先进完备的娱乐系统为您提供最优质的服务,日博体育官网只为让您有更好的游戏体验!

90后中国外卖小哥狂虐日本拳王:这是我今年看过最燃的故事了!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8

  文丨春秋十二郎

  2019年3月30号,原本是平平无奇的一天。

  这天,一名云南昆明的外卖小哥脱下工作服,背上一副拳击手套,从昆明飞赴上海,准备参加当天举办的第四届中日拳王争霸赛。

  小哥是个拳击手,兼职外卖送餐员,送餐时间远远大于训练时间。但此番比赛,他却非常不幸,PK上了日本代表队里的头号种子选手——前川龙斗。

  他的对手出身于拳击世家,15岁远征泰国、四战四捷,17岁拿到“东日本新人王”的称号,傲视亚洲。截止2016年,个人拳击生涯都未尝败绩,履历光鲜,实力超凡。

  而他,自17岁在拳馆里打杂以来,扛过面、摆过摊、开过摩的、送过外卖,唯独没有接受过长时间、系统化的拳击训练。

  这场比赛,怎么看都像是南河泥鳅与东海蛟龙之间的对决——胜负已定。

  小哥自己也没抱太大希望,似乎预见了一个悲壮的结局。他在赶场的路上发微博,表达了自己站上拳台便要全力以赴的决心:

  “今晚只有一个人能站着离开拳台,即使那个人不是我,我也恭喜对手。”

  他知道,日本是全亚洲拳击行业最发达的国家,而拳击比赛的胜负又完全来自于拳手本人的体能、技术与训练。这是一项硬功夫,运气骗不了人。

  但他没想到,运气不能改变的事情,梦想可以改变。

  在第一回合被对手重拳击伤的情况下,他硬是咬牙坚持下来,以一种不要命的姿态紧贴对手、凶猛出拳,未给对方以任何喘息之机。

  这场比赛,如同他的人生缩影:绝路逢生,惊心动魄。

  最后,他奇迹般地拿下了比赛的胜利。

  那一夜,一名与他只有一面之缘的微博大V动情地为他敲下几百字的微博,对他道:

  “今夜,你配得上所有荣光。”

  他叫张方勇,绰号“外卖拳王”,是个血气方刚的重庆汉子,

  他因为一个梦想而走出大山,靠一双拳头和一腔孤勇,一路打到了世界最高规格的拳击擂台。

  他的故事里,记录的并非一个人的荣耀与飞黄腾达,而是关乎千千万万像你我一样的普通人,怀揣梦想、永不放弃、永远热血的生命征程。

  “网上有句话叫‘贫穷限制了人的想象’,但我觉得不是这样,那是说给懦弱的人听的。既然穷到一无所有,就应该敢想敢做。既然选择出拳,就应该打败一切!”

  ——张方勇

  重庆云阳,被称作“挂面之乡”,位于重庆市东北部,是三峡库区沿江经济区的重要枢纽。

  这是个经济发展水平较低的县城,直到2018年才摘掉贫困县的帽子。1993年5月,张方勇出生在这里。

  这里盛产面条,却是一个“把梦想当奢侈品”的不毛之地。

  他的老家在群山沟壑之间。推门而出,要走几公里路,翻过一座山头,才能看得到另一户人家。

  家里很穷,父母常年在外打工,他和哥哥姐姐住在外婆身边,体会过“留守儿童”的滋味儿。

  据他自己说,小时候除了交学费,他很少碰钱,“100块一张的大钱摸都没摸过”。

  “那时候我把大山的闭塞和贫穷都看在眼里。我发誓要改变状况,我没钱、没文凭也没关系,但只要吃苦能换来成功,我一定竭尽全力去做。”

  张方勇的出生地

  贫穷带来的记忆不止是自卑,还有屈辱。

  初中毕业的那年暑假,张方勇从老家来到父母打工的城市,亲眼看见母亲为了讨薪而跪在老板的面前。

  为了能让家里的三个孩子上学,张方勇的妈妈打了两份工,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。这一次,老板不想给她发工资,她跪在地上哭着求对方:

  “老板你行行好,我家的娃还等着这笔钱去交学费噻。”

  目睹这一幕,张方勇隐忍不发。因为父母从小教育他,做人要厚道、“少去惹事”。

  他转身出门,走进一家黑网吧,漫无目的地翻阅着各种新闻。

  在一段拳击视频中,他盯上了那个改变他命运的男人,也是他人生中第一个偶像——曼尼·帕奎奥。

  右一:曼尼·帕奎奥

  帕奎奥是菲律宾人,出生在贫民区。小时候卖过香烟、睡过桥洞,和野狗在垃圾堆里抢食,独自抚养弟妹长大。

  后来,他因在黑市打拳而闻名,又走上职业拳击的道路,先后赢得过8个级别的拳击冠军,挣了几十亿美元。

  在菲律宾人心目中,他是国民英雄。不仅财富无数,还享受所有人的爱戴与敬仰。

  生活是窝囊的,可拳击却是痛快的。

  张方勇想改变命运,想过上“住豪宅、开豪车的生活”。

  在这段视频里,他找到了生活的方向。

  “拳击是一项穷人的运动,很多拳手都生活在社会基层。他们一边是拳手,一边是外卖小哥,是保安、是服务员、是送酒工、是摩的司机……”

  ——张方勇

  2010年,张方勇辞别父母,揣着2000元钱,北上西安,找到一家拳击俱乐部,开始了自己的学拳生涯。

  和广告里那些“开局一把刀,装备全靠捡”的游戏不同,张方勇的拳击之路打一开始就是“困难”模式。俱乐部半年学费1000元,租住的单间一个月100元,来西安的头一个月,他就少了一大半钱。

  为了谋生,他在姨夫开的面坊里做搬运工,一次扛3袋面粉,一袋50斤,一天扛180趟。繁重的体力劳动为他每个月换来2000块钱的收入,这些钱全被他补贴在了拳击上面。

  那时张方勇天真地以为,有朝一日他当上“拳王”之后,曾经吃过的苦,都会化成他后半生享不尽的福。

  “我现在坐着大巴车出去,以后我肯定开豪车从这条山路回来,在老家修一栋特别好的大房子。”

  两年后,他的期许与渴望,在他亲眼见到自己的第二位偶像后,转瞬间化为了泡沫。

  右一:熊朝忠

  熊朝忠,1982年出生。矿工出身,身高155cm,23岁开始学拳击,2008年拿到了“洲际拳王”的称号。

  打拳之前,他在云南文山矿区打工。每天的工作是用一柄比他身子都高的大铁锤把矿石砸碎,再装进矿车里推出矿井。

  一车矿石500公斤,几乎是他身体重量的10倍。推矿车是件玩命的活,一旦体力不支,矿车会沿着斜坡把人卷到矿底压死。

  “矿工拳王”熊朝忠

  张方勇在网上读到熊朝忠的故事后,感动得热泪盈眶。他觉得,在熊朝忠身上看见了自己的影子。

  2012年3月,他卖了一张硬座车票,乘坐36小时的火车来到云南昆明,准备要投奔自己的偶像——彼时熊朝忠在昆明的一家俱乐部里练拳。

  张方勇很幸运。来昆明的第一天,就在他300块钱租住的城中村筒子楼里遇见了老熊——他俩住上下楼。

  老熊对他很客气,见他初来乍到,还特地送了他好多日用品。但张方勇很纳闷儿:

  熊哥这么有名气的拳王,怎么会和我住在同一个地方?

  接受《人物》专访时,张方勇对记者抛出了当年疑惑自己的答案:

  “原来打拳,在国内根本挣不了钱。”

  

  张方勇和熊朝忠

  全世界共有17000名职业拳手,能站在金字塔顶端的只有400人。在职业拳击界,绝大部分拳手都要靠兼职来维持生计。

  和许多观看拳击比赛的观众一样,张方勇很难想象擂台上那些虎虎生威、拳拳到肉的拳手们,下了擂台不是钻进豪车里去医院包扎,而是换上工作服奔向保安亭或快递网点,带着一身的伤痛回到社会最基层的服务行业。

  而当他自己体会到这种钻心的疼痛时,他也曾一度难过得想要放弃。

  2014年4月2日,张方勇头一次以职业拳手的身份站上擂台,首战告捷,拿到了他人生的第一笔出场费——600块钱。

  随后,他被安排去日本和泰国打国际比赛,真切体会了什么叫国际水平,也第一次尝到了电影里那种铁拳的滋味。

  他的眉骨、鼻梁骨均被打断,在赛场上血流不止,“全程被人打得跟个孩子似的”,毫无招架之力。

  回国时,恰逢春节期间。别人都在走亲访友,他因为兜里没钱而躺在老家的床上看天花板,等着伤口自然愈合。

  张方勇躺在床上哭了,那一刻他觉得,追逐梦想这件事太苦逼了。

  后来,家里人心疼他脸上一道一道的大豁子,带着他去医院治疗。当医生和他聊起伤势时,他脱口而出的“拳手”身份让在场的医生和病人都齐声大呼:

  “娃儿哟,你很棒的噻!”

  他在医院修养十几天,左右病房的老人都过来看他。缠着他给讲打拳的趣事,夸他是个有本事有胆气的孩子。

  那一刻,张方勇心里的某种情愫发生了变化。

  “我不再单纯地是为了改变命运而打拳击了,它给我带来了一种成就感和自信。”

  “我比其他拳手幸运,因为‘外卖拳王’的身份得到了媒体关注。而更多比我努力、条件比我更加艰苦的拳手,一直在坚持自己的梦想,却从来无人问津。”

  ——张方勇

  送外卖,是张方勇的第四份工作。

  来到昆明之后,他摆摊卖过钱包、当过摩的司机、还当过服务生。2016年前后,昆明地区的外卖行业兴起,他借钱买了辆电动车,加入了外卖送餐员的行列。

  结果第一个月,他的电动车就被人偷了。

  张方勇怀里抱着外卖,追在偷车贼屁股后面跑了几公里路,对方像耍猴子一样一直对他若即若离。

  最后,他瘫坐在地上,盯着怀里的盒饭,怔了半个小时。

  那是他人生中最苦的一段日子。

  为了还债,张方勇拼命接单,从早点送到宵夜,路上一刻不停地奔跑。饿了就冲进小卖部买一个面包,一手护着顾客的热食,一边就着冷风、把面包往嘴里塞。

  那一年,他每天的接单数都在45单以上,甚至创下过昆明地区的“单王”记录——一天接了72笔外卖订单。

  他利用送餐的空余时间见缝插针地训练。却从来不敢跟同事讲他的真实身份。他怕打拳这件事情,会影响老板对他的看法。

  直到2017年,他要挑战拳王金腰带时,跟老板请了两小时的假,身份才被迫“暴露”。

  他的老板说:“你那么拼的人居然跟我申请休息,你肯定是有事儿!”

 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,职业拳手的身份赢得了老板和同事们的一致尊重。

  那场比赛,他在昆明云南大剧院对战拳手董川。他的老板亲临现场为他加油。

  和董川的54公斤级别相比,他50.8公斤的体重远逊于对手,处于绝对劣势。

  比赛开始后,张方勇果然失利。脑袋上挨了对方的一记重拳,“耳朵嗡嗡地响”。对手没给他留任何情面,一连串快拳猛攻,打得他差点昏迷过去。

  生死关头,他脑子里突然响起一个声音:

  “我已经这么刻苦,为生活吃了这么多苦,为什么还是差了这么多?”

  张方勇怒了,模糊的意识因为那一刻的不甘心而瞬间清醒。

  他发挥自己一贯的打法,无论强弱都紧贴对手,宁肯挨揍也要凭惯性拼命出拳,每一次进攻都无异于自杀,但每一次“自杀”,都把对手往死亡的深渊又推近一点点。

  那场比赛打得血肉横飞,被激怒的张方勇一回合出拳一百多下,恐怖得像一头怪物。

  “如果我没有战死的决心,那我注定要在比赛中出局。”

  战斗至第六回合,原本占据绝对优势的对手已被他打得抬不起头。随着裁判哨声的吹响,这场卫冕拳王冠军战尘埃落定——

  张方勇拿下了他职业生涯里的第一条金腰带,成为中国第一位WBA雏量级青年拳王。

  那场比赛是他命运的转折点。赢得胜利的他学着电视里那些世界冠军的模样跳上了绳角,高举双手奋力呼喊,享受属于一个草根的高光时刻。

  张方勇夺得金腰带

  赛后,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让“外卖拳王”的故事着实火了一段时间。许多人为他的逆袭喝彩,许多人为他一路的辛酸坎坷而流泪。

  但镜头和媒体没有报道的是,那一夜他回到自己租的地下室里,在那张梆硬的床上一宿没合眼。

  随着肾上腺素的消退,疼痛感如海啸一般侵袭着他,他蜷缩成一团,呕吐不止。

  “没有人知道,一个拳击冠军回到家之后能疼到多难受。”

  他这句话,说的是自己的赛后状态,但似乎也印证着他的追梦人生。

  “不管到什么地步,请你不要放弃生活的希望。因为在你不知道的角落里,还有很多人比你悲惨10000倍,却还在一边大笑,一边想办法活下去。”

  ——张方勇

  张方勇火了之后,许多亲戚朋友打电话给他,问他拿了拳王之后,挣了多少钱。

  张方勇答:“一分钱没挣,还花光了一万多的积蓄。”

  亲戚们不信:“都说红了之后能挣大钱,咋就你成了穷光蛋?”

  张方勇也很纳闷。央视采访了、《快乐大本营》也上了、自媒体疯狂写他,但他的收入却不见丝毫增加。

  张方勇参加《快乐大本营》

  因为参加活动,他耽误了送外卖赚钱。随着他世界排名的升高,肯跟他打比赛的拳手越来越少,他的出场费也大打折扣。

  成名之后的张方勇,活得似乎比之前更加艰难。

  刨去日子里的辛酸和艰难,令他感到庆幸的是,尽管一无所有,身边却始终有一个不离不弃的人、和一条忠心耿耿的哈巴狗在跟着他。

  女朋友为了他,特意辞掉异地的工作到昆明陪伴他。两个人拿着微薄的薪水,过着“有情饮水饱”的平淡日子。

  如今,跟前川龙斗的比赛已经过去了近一个月,张方勇又回归到了边送外卖边打拳的生活。

  他对记者说,自己现在的梦想很简单,有一天如果能不用兼职、专心打拳,就很满足了。至于曾经梦想过的“豪车、豪宅、几十亿美金”,都在他的哈哈一笑中,被云淡风轻地翻了篇。

  可张方勇也知道,光靠打拳来养家糊口,对于99%的拳手来讲,都是不可能做到的事。为了成为那1%,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  每当生活很苦很累的时候,张方勇总会想起多年前的那个下午,他在网吧的电脑上第一次见到曼尼·帕奎奥时的样子。

  这个身材小小、肤色黝黑的菲律宾人,帮助他翻过了家门口的那座山头,把一个关于梦想的故事,用拳头和热血谱写得格外感人。

  梦想这个词,在90后的世界里早已烂了大街。

  少年时代,“梦想”是我们叛逆的理由。等到成长为青年后,“梦想”又成了各种都市鸡汤里的药引子。

  曾经,我们以为梦想光芒万丈,是人生前进路上的一盏灯塔。

  而当张方勇站上绳角、高举双拳怒吼的那一刻,我们才明白:

  梦想不会发光,发光的永远是那些平凡的追梦人。

  他们拼尽全力生活、拼尽全力挥拳、拼尽全力证明着自己的价值,他们默默无闻,得不到支持,但踏上这条路,每个人都无怨无悔。

  每一个奔波的夜晚、每一段狂奔的旅程、每一场血花四溅的比赛,那些执着又热血的追梦人,拼了命也要向世人证明:

  所有拥有梦想并为之奋斗的人,都应该被尊重。

  后记

  生活中,张方勇偶尔也会点外卖。

  看着外卖配送员在住处来回晃悠,他猜测对方或许是找不到路。他把电话打过去,对方的声音诚惶诚恐:我马上就到。

  张方勇说:“不急,我来告诉你怎么走。”

  等外卖送到他手上的时候,还未等他开口,对方便连声不停地道歉。那一声声“对不起”说得诚恳又卑微,生怕延迟会为自己带来一个差评。

  一笔订单赚4到5块,一个差评扣70到100,谁也不愿意让自己几天的辛劳付诸东流。

  张方勇告诉他说:“没事儿,咱俩是同行,都理解。”

  对方愣了一下,随后深深地给他鞠了一个90度的躬。

  张方勇也愣住了,他转身关上门,靠在门上流下两行热泪。

  那一刻,面前的外卖小哥,仿佛让他看到了这些年来的自己。

  部分资料来源:

  人物:《外卖拳王》

  人物live:《中国“拳王”住北京地下室?迎战日本天才前,他刚刚脱下外卖制服》

  张方勇自述:《我是“外卖拳王”张方勇!这是我的故事,和想说的一些话》

  晓世:《给你送外卖的人,也许就是中国拳王》

  网易·体育频道:《外卖小哥成拳王却没比赛可打,靠直播补贴生活费》

  重庆晚报:《场上的最强王者,场下的无名之辈…“外卖拳王”张方勇的逐梦人生》

  腾讯体育:《熊朝忠励志人生:背矿一天赚10块却豪捐60万》

  张方勇微博:@外卖拳王张方勇

  —The End—